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盛夏三忆  

2009-07-19 16:03:1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夏三忆(修订版)

今年上海的夏天又在创造历史之最,5月6日竟然已经入夏,成了上海137年来入夏最早的记录,到7月15日为止,上海已有了10个高温(35度以上)日,又是近十年来同期的最高记录。7月20日上海最高气温攀升到40度C,成为仅次于1934年以来的历史的第二高值,实属罕见。据查我的老家福州也在创造持续高温,人们正在争论福州是否已成为江南“三大火炉”之一……炎热,骄阳似火,高温难熬已成了现代都市盛夏的“主旋律”,在这又一个高温日里,不禁让我回想起过去几十年中三个代表性的盛夏:

上世纪五十年代-----盛夏不炎热,童年趣事多

五十年代是我的小学与初中时期,福州的夏天是伴随着知了的鸣叫声和荔技红了而到来的。福州有民谚“知了叫,荔枝红。”的说法,天越热,知了叫得越欢,而此时正好是榕城郊区,荔技红熟的季节。记得,那时我家隔壁有一颗高大的荔技树,盛夏时,总有一些荔技果会“红杏出墙”到我家,我们经常用竹杆去偷摘荔技。因此夏天的“知了叫与荔技红”这两个生态的巧合,我的印象是深刻的。

记得当时福州市区大伏天并不炎热,盛夏的日子里,大多数不会超过33-34度,如果遇到台风和台风雨,气温还会有所下降。

五十年代福州夏天的街景,并没有什么明显标志,那时还不兴什么凉帽,而是大草帽,街上也有买冰棍的。与同学去大梦山泳池游泳,来回的路上各吃上一根冰棍算是不错的享受了。电风扇在那个时代算是高档奢侈品,在大商店里才有几只吊扇。记得小学时到东牙巷一户有钱人家的大厝里玩,见到这个同学家有一台座式台扇,感到很稀奇,面对吹来的凉风,久久不想离去。那时的盛夏几乎无酷暑,平民百姓家在天热时用纸扇、蒲扇就可以过日子了。

五十年代福州夏天的西瓜摊位并不多,而且价格偏高。孩子上街只能买切片西瓜吃,有时母亲能买到半只西瓜回来,兄弟三人都会欢呼雀跃起来。最有趣的是有人送来一只大西瓜,母亲便把它放进吊桶,浸泡在井水“制冷”,这次“西瓜大餐”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那时的福州评话书场的降温设备简陋而有趣。记得我家住在鼓西路时(大约在1953年前后)的一个暑期,我跟着祖父去听福州评话,祖父对我说,放假了,没事了,跟我去听评书吧!于是,我很规矩地跟在祖父高大身躯后面出发了,路上祖父还到南货店给我买了一小包花生米。在鼓西路的渡鸡口有一个远近很有名的说书场,听书人可以躺在躺椅上听书。书场的降温设备很有趣,在书场上方吊起一排排下垂的硬布片,用人工拉动的办法使各大布片统一摇动赶起来,从上方往下打风。我乖乖地坐在祖父躺椅边的小凳上,吃着祖父给我买的零食,听着对小孩来说还不太明白的福州评书。这些情境至今还很清晰。

上世纪七十年代-----木击声中卖棒冰,赤膊“乘凤凉”

七十年代是我在上海成家后的第一“十年”,即1972年到1982年。此时,我住在北京西路的一个较典型的上海石库门式的弄堂里。上海的盛夏也有行道树上和公园绿地里的“知了”鸣叫声,给大城市带来一点野趣。在知了的鸣叫声中,还有一种只有上海才具有的夏日街景:满街游动着买棒冰的人,他们身背或自行车载的木制保温箱,用标准的上海话喊着“赤豆棒冰、奶油雪糕!”或“光明牌棒冰,香蕉棒冰!”随着叫唤声,他们还不停地用长方体小木块敲打着双层的“保温箱”(夹层里塞满毛巾之类能起一定保温作用),以便让过往的行人注意。

沿街或弄口纳凉是上海最独特的夏日街景:上海人均居住面积狭小,小小弄堂有“七十二家房客”。那时,平民百姓家很少有电风扇设备的,因此,每当傍晚,弄口、沿街的行人道以及高层楼房的之间通道(上海人把这瓶颈地带认定有“弄堂风”或“穿堂风”)都成了乘凉的好地方。许多人带着小凳或躺椅一字排开,许多男人还赤膊上阵。

七十年代的上海市区大伏天也不算太热,最高气温几乎没超过35度,在初夏或初秋也有台风天气,台风一来暴雨一下,气温也有所下降。

那时,我住在后厢房,面向东侧小弄堂方向有一大窗,上下各有两扇,一般情况下我只打开下层两扇窗户就可以了。有一年上海有了35度高温,我将上面一扇窗打开,再加闷热时打打扇子还基本上可以度夏了。我家第一次买电风扇(台式)大约在1978年的夏天,随着上海夏天气温逐步升高和经济条件的改善,许多家庭都买了电风扇,百姓家盛夏不用电风扇的日子大约在七十年末和八十年代初宣告结束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西瓜沿街摆,家家装空调

九十年代的上海的夏天早已经没有了沿街叫卖棒冰的小贩,棒冰数量明显减少,有了各种各样的冷冻食品和饮料,它们都进了沿街小店或食品店的冰柜里。而作为上海白天盛夏的“街景”,却变成了处处可见的西瓜摊位。郊区的瓜农,外地的瓜农使用各种交通工具把西瓜运到上海,各区都有不同区域的“西瓜一条街”现象,如果你买许多只西爪,瓜贩还可以用蛇皮袋帮你免费运到家。近几年,这种现象已消失,乱摆的西瓜摊的没有了,只能在水果店或大超市里才能买到西瓜。

九十年代上海的夏天,“高温”与“酷暑”已经时时在各种新闻媒体上出现,空调设备已从八十年代初的少数人家中有安装,到九十年代几乎可以达到一家一机或多机,从壁挂式发展到立柜式。很奇怪,全球变暖的步伐的加快中,也正对应着中国改革开放,百姓也逐步富裕起来的进程,空调设备已成为必备的家中生活用品。

九十年代,上海人的居住条件大大改善,老式民居尤其是危房陋室大量拆迁,加上空调机的安装,沿街纳凉的习惯也悄然消失(只有在老城区的未拆迁的弄堂偶有所见)。

以上是我几十年中所经历的盛夏季节的民生、民俗和民风,随着气候变暖,夏日高温的天数逐年增多,人们的“夏日情怀”和“诗情画意”已暗淡许多。

现在,全球变暖己是不争的事实,而全球变暖又是人之祸。没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能逆转这种趋势;全球变暖,只能靠人类自醒、自悟、自救!旦愿我们这“三自”能加快些,再快些,能赶上气候恶化的步伐。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