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闽都(坊巷)叫卖忆趣  

2009-08-26 19:41:1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闽都(坊巷)叫卖忆趣

-----这是五十多年前的市井和乡音,

------这是被称为闽都-福州的沿街小商小贩的游走文化,

------这是充满福州地方特色的,靠个人苦力与手艺为生的平民街头的生计……

-凭我的记忆和收集的资料,现介绍如下:

福州老居民除沿街而居,前店后宅或前店后作坊外,,大多都居住在被称为“坊”、“巷”、“里”、“弄”的民居里,其中尤以南街与后街之间的“三坊七巷”最有名气。

从早到晚穿街走巷的小贩和手艺工匠,为了引起巷内深居的(福州人把“宅院深深”说成“三落透后”即“三进宅舍”)住户知晓他的卖买,便会用各种方法叫卖或敲打器物来招揽生意。

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三坊七巷,每天从早到晚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其中有叫唤的,口唱的,也有手敲的。如挑担卖鱼丸和扁肉的,就用羹匙与小碗的碰击声来招揽生意,据说最早是塔巷鱼丸店率先创造的。塔巷永和鱼丸的创始人刘二弟,当年就是手摇调羹小碗,发出鏗锵之声,穿街过巷来吊起人们的食欲的。小贩用一碗一匙加上一只手一摇动,便会有节奏地撞出声来,人们听到巷内这种声音,便会条件反射,小孩脑子里便想象到挑担卖鱼丸的来了。

卖扁肉的(上海人叫小馄饨)的担子最有趣,整条扁担上就是一个小柜,上面有一排油、盐、酱、醋小瓶子。卖扁肉的是用半圆筒式的竹板来敲击的,由于竹板前后厚薄不同,竹棒敲击后便会有不同声调!记得,小时候在夜里三更(约9点半至10点)左右,巷内时常会飘来悦耳的竹板声,噗噗哽,噗噗哽,噗哽噗噗哽……冬天夜里吃上一小碗热腾腾的扁肉,是孩子最快乐的事。

还有卖木金肉丸的,其叫卖声在福州老人的记忆中也不会忘却。木金肉丸的创始人姚木金,他的“木金肉丸耶好食,好食好食耶好食”的叫卖声从澳门路过三坊,绕七巷,飘向全市。与木金肉丸毗邻的同利肉燕老铺传出的嘀哒嘀哒,噼啪噼啪的打燕声,至今三坊七巷与后街绝好的音乐。

我在都司巷居住时,我的祖母和母亲因为经常购买小贩的食品或让他们到家中修补,使许多小贩与我家建立了很好的人际关系。童年时给我较深印象的有两人:

一人是补鼎,补脸盆(福州人叫锣盆)的,此人40岁左右,中等个子,体格健壮,留有胡须。因为经常上我家补鼎、补脸盆、补痰盂,所以我对他的印象至今还很深刻。他的叫卖是与铜锣的敲击声配套的,哐-哐-哐声之后就叫唤“啊-喳-补锣盆啊!”我经常站在他身边观看他的工序和手艺,有一次他在完工时主动帮我做了一只洋铁皮口哨送给我,让我开心好一阵子。

另一个人是大清早卖早点的,一只大篮子里放满油条,虾酥,蛎饼、光饼和征东饼。此人比补鼎的工匠年龄稍大一些,但嗓门很大,他在巷口叫唤,半条小巷的人都听得到。他的叫卖声是“虾-酥,蛎-饼,油炸鬼-蛎饼-虾酥唉!……”闽都(坊巷)叫卖忆趣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这是福州早点小吃---蛎饼,上面黑点是葱花,内馅是牡励。

白天,卖豆腐囝(上海人叫豆腐花,北方人叫豆腐脑)和补鼎的同样都敲锣,但锣分大小,锣声不同,卖豆腐花的是直径只有巴掌大的小铜锣,敲出声来很清纯,没有人会混淆的。

穿街过巷的手工匠还有如:“补籘床框(即藤床,上海人叫棕槟)、补竹席……”,“收买破棉破布、破玻璃的……”,“旧家私(即家俱)收买的……”。

还有一种手工匠,就是补瓷碗补盘的叫锜碗。现时再讲究的瓷盘瓷碗,破了就只好扔掉,那时福州街头有专事锜碗的流动担子,锜碗师傅靠一把手拉钻和铜质锜钉,经他一“锜”就可使破盘(碗)复原。虽有锜的痕迹,但能牢固如初,遇水不漏。锜碗的多兼打锁匙,即上门为群众开锁配匙,十分称便。

补藤床框补竹蓆。福州人称藤床为藤床框。补藤床框、补竹蓆不需有高深的技术,问题在于有没有人愿意为着赚一点小钱而挑担穿街过巷,上门去补。早年几乎每天可以听到“补藤床框、补竹蓆”的叫唤声。

收买呆铜呆铁。过去福州没有废品收购店。但“收买呆铜呆铁(“呆”,福州话就是坏或废的意思)”的叫唤声时时处处可以听到,谁家有“呆铜呆铁”要卖吗?,只要在自家门前就能成交,十分方便。今天改成了“废品收购”,意思相同,并更加现代化了。收购者骑着自行车,用事先录制的声音播放,免去了口唱之劳。但人家觉得韵味大不如前了。

还有一种很有趣的收购废品方式是以物换物,就是用瓶瓶囝换人囝与卖屐屐糖。过去,用过的药瓶(俗称瓶瓶仔),与破玻璃一样,可以卖钱。小孩可用瓶瓶囝换人囝(小泥人)或屐屐糖(块状麦芽糖)。

旧家私收买的人肩扛木制小扁担,沿街叫唤“旧傢私收买”,其声圆润,腔调好听。收买旧傢私者,其目标在用过的、木质好、做工精细,但外表已旧的家私,

解放初时,有的居民家中空地上还有养鸡、鸭,养猪的,你知道吗,专为你家饲养的鸡、鸭、猪做绝育手术的人怎么叫唤的?做这种生意的人大概被认为不宜叫唤吧,于是此人身上背着布囊,里面有药水、手术刀俱,穿街过巷从不叫唤,就是走一小段路后就吹一曲短笛……短笛是用一只手操控的,什么调子已淡忘了,但是百姓们听到这笛声都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还有削家刀(削读薛,家刀即剪刀)、拾搭椅桌(修理椅桌)、掌鞋(修鞋)、肓人半价(按摩)等等。

 

市声有来自街上的,也有是来自饮食店内的,来自店内的称唱堂叫菜。店里的堂顶司(招待员)用唱声接待顾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塔巷口鱼丸店的叫唤声:“鱼丸蜀(即一)四,鱼丸呀”、“焖八(焖面)蜀碗哩”,那悦耳的声音让顾客安心,也让厨房里明白店堂桌面上的需要。可惜这样的服务已经失传。

 

  评论这张
 
阅读(6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