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我的另类书缘   

2010-04-21 13:58:2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另类书缘   

     所谓“书缘”是指人与书的缘分,说自己是怎样与书结成不懈的情结。这就是写“书缘”文章的最基本思路。有人从幼儿时“抓周”开始写,写目光与小手直奔“主题”---书籍,写大人们怎么惊讶;有人从一次与一本书的“巧遇”,从此走向爱看书的习惯;还有人写孤灯苦读,觅爱书而不惜路程之奔波……而我,想想却没什么精彩而感人的“书缘”的萌动,也没有什么特别浪漫的书缘事例。

那么我的“书缘”写什么呢?我只写买书、看书、藏书与写书的思维、感觉、心情以及自律等文字。况且这些似乎也不入流,更无法与名人、文人去比拟,属十分个性化的书之缘罢了。

学生时代的买书 ------很平淡,但有了自学的自觉性  

这里所说的“买书”是指学生时代买学科参考书。初中与高中时买书的行为自然是受优秀生的影响,觉得手上有几本参考书就能显示“先学一步”和“自我研究能力”。在福州八一七北路近东街口的新华书店,先后买了《解方程》、《因式分解》、《牛顿定律》等参考书。第一次翻课本以外的书,给我的感觉是:原来老师讲的书里也有,书本里讲的比老师说的还精彩,于是推导出“老师水平也仅此而已”的结论。在遇到科代表或优秀生面前,我也可将书中学到的解法或归纳,说出一些以显自已的智慧,进而获得一种满足。买书看书的行为使我初步尝试到自学后的增知,长见识的甜头。    

学生时代我的买书行为仅此而己,并没有读名著的爱好,更没有去写作的欲望。

为写作而阅读-----很实在,但拓展了视野空间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随着高考的恢复,史地等“小学科”开始进入正常课程之列,地理教学进入“拨乱反正,生机盎然”的景象---市、区教研、上公开课、编教材教参一片兴旺。我有幸在老教师的带领下成为骨干成员。“编写与展示”都需要个人的丰富内涵与底蕴,因此学习与阅读成了我急迫的任务。别人只满足于上好课、学生有好成绩的追求中,而我却多了一项编写的工作,因此去资料室、到图书馆、上新华书店成了我必做的“功课”。

在资料室的阅读几乎以教育类的杂志和工具书为主,需要时也翻阅国外教育专著。当时还没有电脑和复印技术,只能靠“摘录”,我买来大号《文摘卡》,分门别类摘录,不久便有厚厚的一叠。

在图书馆包括上海图书馆、区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都留下我的足迹。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是个热心人,因为常借教育类的书籍,她便提前为我准备,或陪我查找。后来她主动和我攀谈说:“你开出清单我给你上书店购买,图书经费尚有节余,我用在你这样喜欢阅读的人身上是很有意义的。”“别人到我这里来有的是为子女借学习参考书,有的是来借生活类杂书,唯独你是喜欢业务类的,所以我应当支持你!”

常年的阅读与相关的写作,改变并丰富了我的话语系统,课堂教学走向精彩和深刻,教师的影响力更倚重于我的学识,当然文章的遣词造句、逻辑推理也大大改善。

我的“购书哲学”-----很“功利”,但很有增知和经济效应

别以为买书、购书的人都是为了看书的,有人却只为某种“藏书”的,甚至是为了“摆设”以显“高雅”的。家中有了书柜没有书放不是不雅吗?于是购一些精典与古典在书架上一放,这样便会在形式上高雅起来。

更有趣的是我曾遇到“胡乱看书”、“快速浏览”作为打发时间的人,他什么书都买什么书都看,纯粹是个“杂食者”和“书页上的过客”。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的购书行动:先是根据写作任务选书,接着以中心辐射式拓购相关的书;先从学科教育起步再扩大到其他学科教育;先是教育专著类再扩充到与地理学相关的科技类;先从课堂教育研究类再拓展到德育、科研、管理、心理、人文等各类。

书柜局部照(书柜下格全是我主编、编著或合编的书籍)

我的另类书缘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几十年来我的购书哲学颇为古怪

一是几乎是只买只看教育类的书;许多教师不喜欢看教研、科研类书,空闲时也只看生活类杂书。我似乎已“入门”,书中的推理、论证、评析以及新观点我都感兴趣。

二是购书是为了写文章,为了我的培训与开设讲座;

三是我有自己的购书的效应:慷慨购书不怕买书费钱,因为买来书阅读后可写出科普文章和教学文章,可以开出新的讲座专题,而这些都有经济效益的。它的经济效益远大于购书“成本”。当然还有自我的文化修炼和精神享受的“无形价值”。

这样,我养成上街逛马路时遇书店必入的习惯,大约每月去书店1-2次,上海每年书展我至少去一次。进书店也不走“曲线购书”,不在书店里“泡着”,只径直奔教育类书摊,买好书便走。

我在八十年代发表的教学类文章在新书书店的杂志柜台可以买到,我估计了上柜时间在南京东路的书店便可买到。后来,自己参编或主编的书经书店发行了,我便会在相关的书柜寻觅一番,倘若遇到有人正在翻阅我的书,那愉悦的心情便会油然而生。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