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原创]走出“狭隘”与上升“概念”  

2010-05-06 16:55:35|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走出“狭隘”与上升“概念”

-----读苏长和教授的一篇演讲稿

     2010年5月3日上海《文汇报》“每周讲演”专栏刊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外交事务研究院院长、教授苏长和的题为“中国拿什么贡献给世界”的讲演稿,因对这个题目的兴趣而通读了全文,我,一个教育实践者和研究者读后感触颇深,不仅有新鲜感,而且还产生潜意识中的共鸣,觉得可借自己的日志写一点随感心悟。

     苏教授是以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不足与转型为议题展开论述的,他从人文社会科学的“钱学森”之谜作为话题,力图去解答“为什么当代中国培养不出第一流领军型科学家,为什么中国不能在全球知识创新领域占有重要地位?”等问题。

     苏教授是从当代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拓展上提出许多颇具见地的观点,指出:“不要只研究与自己有关的知识”,“知识的近亲繁衍比较普遍”,“概念化能力还有待提高”等观点。我认为这些观点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同样具有借鉴与指导作用。

关于走出“狭隘”

观点一:“如果只关注本国经验或者与本国相关问题的研究,那么,由此产生的知识必定只能是地方性知识,难以转化为全球性知识。”

感悟: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引进发达国家的“知识”与“理论”,研究的却总是自己的问题。而我们的“问题”与“知识”显然便带有过多的“地方性”色彩,这就与开放的大国大不相称。

同样,几十年来,已引进欧美大量的教育与心理理论,许多学者用这些作为自己成长的“底色”,采来中国本土实例,便“成长”起来。这些成果也同样是“狭隘”与“地方性”的,因为你没有独立的建树,也就难以走向世界。这也许就是素质教育研究了二十几年,至今仍然举步维艰的一个重要原因。

观点二:“由于分工越来越细,许多研究者感觉90%的知识可能都与自己无关,或者无暇顾及本领域以外的知识,越来越小的题目使研究者往往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感悟:门类研究的过细其负面性则是宏观性欠缺,造成彼此无法对话,甚至各自为政,唯我独尊。文科与理科,文科的封闭性、地域性,理科与工科的隔裂都会造成研究的狭隘性。这样的学科发展还很可能造成“近亲繁衍”的弊端。都隔行如隔山,但隔行并不隔理,没有广泛的借鉴与有机结合就难以产生世界性影响的科研成果。

教育领域的研究与发展恐怕也严重存在着“狭隘性”与“近亲繁衍”问题。如“站在教育领域谈教育”,“固守本学科的本位研究”,“过分强调校本化与优师的师徒带教”等等现象似乎随处可见。

管理领域的研究如领导力、决策力与合作发展已在工商企业广泛应用与研究,而学校教育管理却仍然固守在自己的管理体系中,甚至以自我经验为本,并在其影响范围内“传宗接代”。所谓“现代学校管理”理念很新颖,却难以突破体制上的桎梏,成了空洞而飘浮的理想性管理。

分学科的教研体系中,各级教研人员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在本学科范围里“跌打滚爬”,却极少有与相关学科开展互渗互动性研究。理科教研尤其数、理、化教研更容易跌入“习题研究”、“命题研究”以及“考研”的狭窄的领域之中。于是,大家都谈教改却各说各的理,各念各自的经。

关于上升“概念”

观点一:经验如果不被概念化,我们就只有信息而没有知识,只有主见而没有原则。经验上升为“概念”,才可以用概念来组织世界、管理世界。

感悟:这是一段非常精辟的论述,“经验”是很宝贵的,每个人的知识与能力的积累都以“经验”为升华的第一台阶;而对一个领域或学科来说,其“经验”还可以某种理性的知识被归纳,但放在更大的范畴里它仍然是“狭隘”的。因此,这样的“经验”就只能停留在“信息”上,没有自己的“原则”与“概念”。

国际金融危机中美国的一些颇具影响的经济理论就受到挑战,因为在全球化中它己无法“解读世界”。另外苏教授所说的“概念化”,我以为不是低层次的理论归纳,在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国内领先,只有国际领先。”而是超越传统的、能驾驭多学科、多领域的精典化的理论。

正如苏教授文中所说的“学生不买中国学者写的书了”,如果我们只简单的抄录、搬迁别人的东西,你写出来的书很可能仍然是“无知识,无思想的书。”以前,因信息的传递落后,那种靠手中握有1-2本别人没有的原著,而“照本宣科”的教授还能存在吗?对这类教授我向来并不仰慕,因为他没有自已,更没有创造。

教师的教学经验是具有实践价值的,但长期停留在经验上就很难有效传播,而自我的经验你又往往不会解读,不解读就难以“概念化”。再进一步说,这种没有一定概念化的经验拿去“传帮带”会有多大的生命力呢?

观点二:“中国目前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以“取经知识”为主,但是“传经知识”极少。”

感悟:教育领域在改革开放以来引进、翻译了大量美国与西方的教育理论,心理学理论,极大丰富和充实了我国的教育理论体系。现在连基层中小学的骨干教师,也会纵论建构主义,说些布鲁姆的掌握学习法了。这种“拿来主义”宗旨下,上下都会说一套教育理论是否就是教改的深化表现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