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晒晒我的奖状和聘书  

2010-07-04 19:58:30|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晒晒我的奖状和聘书

先解读一下题目中的“晒”这个字,“晒”在词典里的原意是“阳光照射在物体上”,如晒台、晒盐、晒衣服等。现在“晒”字变得很时尚,“晒”这个字在流行语中演变为一种人的行为,它泛指将自己的罕物、特殊技能等展示给别人的行为。

再到百度上搜索,原来“晒”是英文“Share”的音译,意即把自己的淘宝收获、心爱之物,所有生活中的“零件”拿出来晒晒太阳,与人分享,任由评说。就如同中文里“晒”字的解释:把东西放在阳光下使它干燥,人或物在阳光下吸收光和热。

网上有晒自已的,如晒宝物、晒工资、晒奖金……;有晒个性,的如晒婆媳、晒房子、晒车子、晒化妆品……,现在连新闻也用上“晒”了,如“美国晒俄间谍接头手段”,网络上还有“晒晒网”的。

搬到新居后在整理杂物时,面对一大捆扎的历年奖状和聘书如何处理使我犯愁了:这些大小不一的各种证件都是我历年来的业绩、荣誉、身份的证明与凭据,是我生命历程中的阶段性记录,翻阅它会让记忆再现,阅读它会在脑海里浮现曾经的一段经历,有时还会有一点自豪。可是,如今已退休9年,离岗业已4年了,留着还有多大意义与价值呢?

还是把它放在漂窗前晒一下阳光,作一次自我“检阅”吧:

晒晒我的奖状和聘书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晒晒奖状和聘书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粗略统计一下这些证书大约有70几本,其中60%是聘书类,40%是奖状、获奖证明以及证书类。聘书以区教育局和基层中小学颁发为主,奖状则市教育局(后来改为教委)、区教育局为主,还有区妇联、区武装部、区科协等颁发的。

先说一下“聘书”,基层教师几乎只有“奖状”而没有或少有“聘书”,而教育学院的教师“聘书”会多一些。我的“聘书”包括督学、职称评审、科研评审、教学评优、研究生导师、带教导师(指后备干部和骨干教师带教)、顾问、讲师团等。

“聘书”的兴起年代是与改革开放同步的,五、六十年代几乎没有。有了职称评审便有了评委成员,有了教学竞赛也就有了评审组或专家组,有了科研成果奖也就有了分学科的评审团,建立了督导制度就产生了专兼职的督学……聘书的装祯越来越好,小本本变成大本本。

再说“奖状”,30多本中几乎全是科研论文的市、区等第奖,主要是市教委、市教科院的科研二、三等奖,区与区教育局的科研一、二、三等奖。什么先进教师、优秀教师、市、区级园丁奖全都没有我的份,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学校推荐我凭了一次区先进教育工作者。算起来其中以我个人为主的获奖论文约有20几篇。

最有趣的是2000年时,由我执笔的区“九五”教育发展规划,被区委宣传部评为优秀奖,党委副书记对我说:“奖状是发给局里的,你是执笔的,奖状就留给你作纪念吧!”于是我便有了一本属于我的但没写我姓名的奖状。

“奖状”是什么?奖状是为奖励而发给的证书。谁能发奖状?自然是行政机构,学术机构、团体机构。教师先进的奖励往往是与领导意向有直接关系,与人际的平衡或者说一种权衡有关,各类先进还有一定百分比,其实还和本单位在本系统中的地位与声誉有关,这样我的先进奖便便一次次旁落他人了。可我的业务进展,科研能力却总在自我追求中稳步提升,论文奖是不搞人际的平衡,也不以领导的亲疏、喜好为转移的。就这样,我的论文奖多了,而与论文奖相匹配的“聘书”也就更多了,因为“聘书”是资格、资质、学术价值被人认可的一种表达。当然,其中也有我的职务使然,但更多的则我的学术影响力。

把奖状聘书集合起来颇为“壮观”,于是自我欣赏中拍了照片,作为自我的资料留存吧。

下一步如何处理呢?留着,占地方,这些本本的证明已经过时,对我以外的他人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把它丢了当废纸买了,几斤重几角钱?真有点犯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