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2011-11-19 16:16:51|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我应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之邀,参加了在11月16日上海召开的FT2011年度中国高峰论坛,第一次以非商界、企业界的人士参加这样的高级论坛,既兴奋又担忧,但凭着多年来对经济新闻颇有兴趣的基础,还算大致明白了论坛中的观点和评论,吸收论坛上具有丰富营养的财经信息后,便有了一定的知觉和感受。现选择其中几个学者的观点谈自己的感受: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张力奋总编辑开幕致辞: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1、张力奋总编辑在一开始便开宗明义地说,今年似乎比任何一年过得都快,原因是,在全球发生了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挫折。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测,已经降到20年来的最低水平。的确,一年来的中外形势都令人忧喜交集、观感复杂。

变革的需求开始席卷全球。张力奋分析说,2011年,全球似乎告别了增长年代,不论在政治、金融还是社会方面,都进入了一个动荡期。美国“该吃的药都吃了”,但经济依然没有起色。在欧洲,几个月前,希腊退出欧元区还似乎是天方夜谭,但现在这个可能性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人类史上最宏大的共同货币实验已陷入危险境地。张力奋判断,中国要应对经济增长的转型,西方也在面临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以来的一场新挑战,人类的政治经济制度正面临一些共通的问题,结构性变革将成为全球的主题。

那么,变革的力量应该从何处去寻找呢?张力奋强调,FT中文网的动力来自于对中国内生改革意志的认定,这种内生的改革意志是当前中国最大的利好消息。而本次论坛上的探讨,也许是对这种内生改革力量的一种探索。为此,我们精选和总结了与会嘉宾对于中国转型的一些精彩分析与认识。

感受一:“告别了增长年代,进入了困惑年代”,的确如此,在全球化进程中,区域经济的严重挫折必然波及全球,尤其在前几年颇有起色的经济,因欧债危机而让世界经济进一步陷入动荡与困惑。欧元区曾给欧洲带来生气,单说去欧洲游的通关、统一的货币等就给游客带来很多方便。但是目前,这种统一货币的改革又走进了困惑期。张力奋博士指出的“共通问题”和“结构性变革”是切中时弊,符合变革的指向性的。

CCTV大型英语直播节自总主持人田薇担任论坛主持: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

    2、在第一场的“转型与中国经济增长”主题论程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分析,其实中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并不是那么高,大概只有10%左右,充其量有几千万人在从事与出口直接相关的工作,这与7亿劳动就业人群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因此,中国的问题现在主要还是在内部转变增长方式。而中国的一个误区是把结构性问题当成周期性问题来治,而短期内的刺激政策无法修补长期的问题。

在他的专业研究领域——人口政策上,蔡昉也发出了“盛世危言”。“所谓中国的‘人口红利’在丧失,这还是一种客气的说法,”蔡昉警告。拿“人口抚养比”(非劳动年龄人口数与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这个指标来看,虽然该指标目前还在下降,但最晚到后年,下降就会见底。而且见底之后,不会像有些发达国家那样长期停留在低点,而是会迅速反弹。届时不仅中国“人口红利”不保,反而会背上“人口负债”,这使“未富先老”成为一个现实的风险——中国的人均GDP还远低于发达国家,但老龄化程度却比西方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他警告,在未来,中国经济的转型需要高技能的劳动力,但如果年轻劳动力越来越迫于经济压力而较早辍学去工作,中国劳动力队伍的整体技能能否适应经济转型的需要,就会成为难题。

感受二:中国尽管在控制人口增长上对世界有很大的贡献,但因人口的基数大而成为人口第一大国,我在论坛上第一次知道关于“人口红利”的新鲜观点,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以为这种“红利”应该是改革开放后,为发展出口加业中以廉价劳动力与成本而获得的,而如今“人口抚养比”的明显下降,而造成“未富先老”的风险。这样的分析是很有见地的。   

而当下,廉价劳动人群若不尽快提高就业技能与素养,仅靠体力劳动或简单技能型劳力就会使“劳动年龄人口群”的创造力随之下降,在农村若因经济压力,让青年过早的辍学去工作,想重复父辈的打工之路,恐怕很快会无法适应未来转型的经济。而老年人口的增加又成了社会压力,这样的难题之解,看来只能是加大基础学历的普及与职业培训。提高人口的素质与职业技能将是今后面临的重大课题。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自左到右:葛剑雄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图书馆馆长;蔡肪 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所长;崔之元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3、论坛上著名的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则重点评价了在今年10月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后引发热议的“文化”问题。“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如此大的发展是前所未有的,有些方面是前所未有的好,有些方面是前所未有的坏。”这句话引起了全场的笑声。

葛剑雄说,对于“文化是新的增长点”的说法,他不是很乐观,发展文化,也许首先要以自由和开放的环境为前提。他还认为,靠所谓的“软实力”来扩展世界影响力,效果是有限的——“软实力”的重点还是“实力”,“中国文化只能起润滑剂的作用,不能成为动力。”如果不能转化成经济、产业方面的硬实力,也许能发挥的作用有限。这也许是对“文化建设”泼的一瓢冷水。

感悟三:葛教授的两个前所未有的“好”与“坏”的论断是何等精僻,怎能不引起全场掌声。对“文化的新增长点”,他认为不宜乐观,这是有道理的。文化的作用力的发挥,若过多地受政治的制约,不足的“开放度”,其作用显然是有限的。文化与经济的融合度的状态,也必将影响着它的发展。要扩展它的世界影响力,恐怕更是有限了。

 

感受“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的一次高峰论坛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注:以上论坛观点的文字取自FT中文网 ( ftchinese.com )公共政策编辑 刘波的文章“寻找中国改革的内生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