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我小学时补习生活的往事  

2012-01-25 17:16:00|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小学时补习生活的往事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学生也有课外补习的,那是专聘的家庭教师对几个学生的补课,远不如今社会办学的规范与类别。

说起我小学的补习,记忆最深刻的便是陈朝同学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们都在福州鼓一中心小学读书,不是同班是同年级。我们之间的认识缘于我们的长辈,我家在都司巷23号,他住20号,那时母亲在鼓屏居委会当主任,巷内各家她都很熟悉。陈朝祖母潘氏(我们遵称她为“潘先生”)善交友,做善事,于是我们两家经常走动。

他家宅院比我家还大,我们都住在宅院花厅,但他家花厅是一排平房有4-5间房,每间房都有大玻璃窗和双开木门,很精致。房前有宽敞的走廊,走廊南沿还有一排“美人靠”(两根顶梁木柱间的有靠背的长椅,倚椅而坐可享南风,回眸可观天井),走廊南面是面积很大的天井、水池和一棵高大的榕树,冬暖夏阴凉,很古典。如果我有素描技能,一定会清晰的画出他家的院落来。

我如此清晰的记住他家的房屋,是因为小时经常到他家和他一起“补习”功课。他爸爸陈与泌参加福州地下民盟,负责过欢迎解放军进城。我的记忆中他爸应该是担任福州抗生素厂厂长或总工程师的职务,所以经济条件比我家好得多。潘先生便顾一老先生到她家为孙子补习,我是同学、邻居,算是陪读了。

五十年代的家庭教师远比现代少得多,教师大多是“穷秀才”如失业文人或老年文化人。记得他家至少请过两位教师,一位是60岁左右的老人,矮个子,拄拐仗,走路缓慢但思路清晰,还会讲故事。说是“补习”其实就是在老师指导下完成当天作业。我是陪读,老师自然更多的是关心陈朝的功课,陈朝自幼比我聪明,功课好,“补习”只是一种课后做作业的归宿罢了。记得我有一次算术做错了,被老师扭了耳朵,很郁闷,心理暗想“你是欺负我陪读的。”

还有一位老师大约40多岁,脸色泛黄颇显病态,也许失业贫困者,他教书认真,他会逐字逐句指读课文作示范。

住在陈朝家西厢房的小姑姑,叫“与居”,尽管辈份大,但也是我和他的小学同学。她个子高,我们只有她肩膀高,说话声音响亮,性格象男孩,乒乓打得好。我去他们家补习,常常看到他们在邻居家正厅打乒乓。那时小学也有科技活动,好象她参加制作“汽水”的活动,她告诉我:“今天大会上介绍完汽水制作后,可以分一点汽水给你喝!”于是我从家里带去一只空瓶子,躲在主席台边的布幕后,等着她发言后分汽水。结果几个人分下来,她只倒给我1/5杯的汽水。想想,那时的汽水可是很珍贵的,百姓买不起。

后来,潘先生又请了一位老人即陈朝的三姨公陈远村,做补习老师,三姨公家住在东街一条深深的小巷里,少年时的我们从都司巷、布司埕到东街要走很远的路。陈朝、他大妹妹陈平和我构成三人行,一路行走一路遛达到三姨公家。陈曾是师范学校数学教师,戴着象玻璃瓶底那样厚的深度眼镜,说话缓慢,但思维敏捷。他在解题、析题中还会渗透不少科学知识。有时还会说一些我们似懂非懂的物理与化学知识,如分子、原子什么的,让我很好奇。记得小学考初中的考场设在福州一中的礼堂里,陈朝考试成绩比我好进了一中,而我被录取在福五中(今格致中学)。

后来,都司巷尾要开通马路通湖路要往东伸延,他家拆迁了,搬到福州仓山居住。从此我与他失去了联系。

高考后我进福建师范学院(今福建师大),他考入厦门大学物理系。

     我开设博客已三年多了,借助网络里的百度或谷歌搜索网,我搜索到小学同学陈朝的信息:厦门大学教授、博导兼中国电子学会半导体与集成技术分会信息光电子专业委员会委员。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