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读张力奋写的“中国式高考”专栏文章------  

2013-09-01 15:35:17|  分类: 秋,诗的季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张力奋写的“中国式高考”专栏文章------

       今年高考前夕的63日,上海《解放日报》的周一专栏,发表“高考,那些年,那些事”的系列采访文章中,有一篇张力奋写的题为“英语39分,还在平均水平之上”的回忆文章。一位朋友知道我曾是张力奋的高中文科班的班主任,于是阅读后特为保存,并在最近一次见面时递到我面前。当我倍感兴趣地读完这篇短文后,当年的记忆又一次涌上心头。我决定把张力奋的短文发表在我的博客里,并加上批注,师生一起回顾高考,那些年,那些事。以增雅趣。

以下是报纸上原文,括号内是我的文字:

 

张力奋(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1980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

英语39分,还在平均水平之上

读张力奋写的“中国式高考”专栏文章------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1980年,我高中毕业,在上海参加高考。那年全国有330万考生,录取28万人。100个考生中,只有8个半能读大学。上海就有22万多考生,记得是历年考生的人数较多的一届,录取率仅4%

我读的是一所普通中学。初中毕业时,上海已恢复重点中学考试。因物理考得不好,未被录取。所幸我就读的中学,很多老师都是“文革”前的名校毕业生,教书育人颇有风范。当时,为我们付出最多心血是老师,而不是父母。(在恢复高考的几年里,作为青年教师的我也和学生们一样心潮澎湃,全身心地投入高考的复习指导中,并和复旦附中等名校老教师着手编写地理复习指导书。)

高中最后一年,我由理科班转到文科班。(那时我担任文科班班主任,全班仅20多名学生,因为人数少,每月班主任津贴只有3元,文科班被挤在4楼的小教室里。)那年高考,好像是77日,正逢上海酷暑,考前紧张,好像空气都在燃烧。我记得拿着准考证去考场的情形。怕迷路,考前还专门去考场所在地的中学“侦察”地形。那时没有送考的习惯,我自己坐着公交车去考场。班主任则谆谆叮嘱:答卷时,字要工整,多带几支笔;不要吃坏肚子,等等。(还记得那些叮嘱,让我倍感亲切。记得,我在高考前夕曾专为学生做一次应考心理和应答指导。我说写错字可能要扣分,尤其关键字务必字迹清晰。那时是用钢笔答题,我担心书写中不顺畅,便交代多备几支笔。)我父母没给我什么压力,倒是时常泼泼冷水,说我考取重点大学希望不大,不要自以为是,并坚持要我参加技校考试。这或许是另一种为我减压的方式吧。

记得那年高考,文科满分530分,其中英语成绩仅算30%,文科录取分数线302分。我好像考了370多分,在那届考上复旦新闻系的同学中,最多属中游水平。(我记得大概是373376,是文科班中分数最高的,另一位女生也考入复旦,好像是进历史系?)外地同学中,有一拨各省的状元,考分普遍比上海同学高。我的英语考得很可怜,仅得39分,居然还在平均水平之上。(那时学生英语成绩普遍偏低,1977年开始恢复高考后英语才列入中学必修课程,许多学生英语几乎是“零起点”。)

当年是先考试再填志愿。我一心就想考复旦新闻系,成全记者梦。其他志愿好像还有复旦经济系、华东政法学院等。父母这辈人,不太赞同我报考新闻系,父母建议我读图书馆系。但他们见我很坚持自己的想法,也就默许了。(那时是先考试后填志愿,根据张力奋的高考分数,我是全力支持他报复旦新闻系。)

记得拿到复旦录取通知书的情形:一个粗糙的牛皮信封,印有毛泽东题写的红色校名,信中是录取和报到的细节。班上有三位同学考取复旦,学校在门厅快速张贴了大红喜报。(“三位同学进复旦”,好像是2个男生和1个女生。至今仅和张力奋有联系,另2位近况如何却没他们的消息。)那天,上榜的同学阳光灿烂。落选的同学则是失落与痛苦。

读张力奋写的“中国式高考”专栏文章------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如果没有恢复高考,我中学毕业后的出路也许很简单:分配到上海郊区的某个农场去农村插队,或者是市区的某个街道工厂。以后的事情,就不敢往下想了。

那个年代的中国,高考是唯一能够改变命运和生路的途径。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百废待兴,空气中弥漫着生机和向上的东西,一种饥渴和憧憬。

那年头,常常有几百号人在南京东路新华书店门口凌晨或通宵排队,为的是买到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或刚解禁的世界文学名著。我也常去排队买书,“数理化自学丛书”的封面现在还能记得。(他排队买书的情节,我读了他的文章后才知道。我几次在周日休息时,发现他一个人在教室里苦读。)

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虽然资源匮乏,但有一些精英教育的影子。别着白底红字的校徽外出,路人的目光是羡慕和尊重的,自己也很自豪。那时,老师经常提醒学生,20个农民辛苦劳作一年,才能养活一个大学生。你会意识到,读大学不仅是个人的事,你得担当对社会的义务。那时,国家经济条件并不好,但我们不用交学费和房费,大部分学生还能每月拿到10多元的助学金。这不是笔小数目。当时,复旦食堂一块大排的价钱不过1毛多。(那时文科班的20多名学生大多考入大学本科或大专院校,而包括张力奋在内的进入复旦和财经学院等重点大学生,成了学弟、学妹们的学习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