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然的博客

求真、求实、求美,崇尚文化的“自然”

 
 
 

日志

 
 

[口述家史]福州都司巷故居1------迁居都司巷  

2015-03-08 18:15:29|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家史]福州都司巷故居1------迁居都司巷

关于都司巷故居的记忆是由亲历亲睹和长辈的叙述组成的。为了让它更丰满且有故事性,我又搜索了相关资料予以旁证。

我在福州长大,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大部分时间居住在福州鼓楼,鼓东路上的都司巷(上幼儿园时我住在塔巷,小学时代有3年多时间居住在鼓西路西峰坊对面的五进式大宅院里)。故居老宅原来门牌号为23号,后改为19号。


借用“三坊七巷”网上照片,这屋上屋檐(挂红灯笼处)就是都司巷23号朝东开的门屋檐

[口述家史]福州都司巷故居1------迁居都司巷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先说何时搬迁到此?搬迁的年份应是1948年,因为福州于1949817日解放(所以才有将南街改为“八一七路”的由来),我还有解放军部队临时住过都司巷大宅院的厅堂和走廊的记忆。

为什么又从塔巷搬到都司巷?这得从方家历史说起,据母亲说,祖父从医期间靠曾祖父名气,有不少“私家钱”,买了几处房产。但抗战时福州曾在1941年和1944年两次沦陷,又逃难到厦门鼓浪屿,这期间祖父的房产陆续便卖。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才回福州。此时的塔巷居所是和五姨婆合租的,各占半(“落”)套房,我、父母和姐姐居一室,祖父母居一室,这显得拥挤。

于是,兄弟合资买下都司巷大院落,我们入住时整个院落已破损严重,可当时祖父认为房间多,可多收租金。这样,整个花厅得装修,加盖厨房,装花厅玻璃门和楼上过道窗等,花了不少钱。

从塔巷搬到都司巷是顾人用人力板车,一车车运来的。记得母亲那天特地买了一来鲜花,喜气洋洋来到新居。

入住时是这样安排的:从厦门归来的小叔叔一家5口住大院厅堂左侧两间正房,我们一家5口住厅堂右侧两间正房,祖父、祖母住花厅一间大房间,连江籍的女佣(50岁左右,为人善良厚道)则住在花厅楼上。其他包括大院落楼上正房、边房、耳房,天井东西侧的若干厢房都有老房客居住。

那时,我正上小学1-2年级,因房子大可以到处遛达:

西厢的大哥哥在走道墙壁上安装两只鸽屋,跳进跳出的鸽子,咕噜吐噜叫着,一早起来大哥哥就把鸽子赶上屋顶,但还有鸽子不愿飞上天,于是他把红布条绑在长竹竿上,对着天井周边舞动着,这样许多鸽子就在领头鸽的带领下,沿着天井上的天空绕着飞了。西房厢还住着救火会的(今叫消防队),上班就披上奇怪的消防服。东厢房有一房客是在都司巷口对面开一家锡箔店,他家上柜里总堆着一叠叠每种颜色的锡箔和花纸。大院落楼上有一家庭,家境不错,孩子的玩具中有铁皮制的弹丸小青蛙,看着他玩我羡慕死了。

祖母是一个很勤奋的老人,她的手艺多样,能织兔子灯,制作鸡毛弹子,缝制由小方块花布织成的拼花被面,还养了几只小白鼠,小白鼠鼠笼里上下奔跑,不时还会踏小滚车转个不停……,有一次我“窜”到花厅楼上,发现连江婆会织草鞋,一个木质座椅加上支架,她把草攥成小条编织。那时的我是无忧无虑的童年,这些新鲜事至今都还映衬在脑海里。

都司巷故居平面图(图中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口述家史]福州都司巷故居1------迁居都司巷 - 天然 - 天然的博客

       这张故居平面图是跟两个兄弟一起回忆并通过微信草图交流后确认的。

关于故居的记忆还可补充如下:

       1、故居宅院解放后的经历颇为复杂。刚解放的1-2年内,因经济困难,许多房客拖欠租金,偌大的房屋一年收不到多少租金。本家的八伯偶然听到位于布司埕的省文化局要租房子,于是祖父母决定整幢宅院租给文化局,对十几户房客采用补贴搬迁的办法,让他们定期搬走。那时文化局出的租金是每月120元。我的小叔叔此时已调往建瓯工作,我们一家和祖父母在鼓西路租了一套三间排的宅院居住。

       大约在鼓西路住了两年多,也许是文化局要紧缩面积,把宅院南部的花厅还给我们,于是我们又搬回都司巷住在花厅内。花厅有楼上三间房和走廊,楼有正厅、后厅、前天井、后天井、开放式厨房和一块大空地。面积还很大(见平面图)。就这样,我们一直住在花厅直到上世纪八十年初把花厅卖给一位华侨为止。

       祖父母等靠房租为生的日子并不长,公私合营工商业改造的同时,都司巷大院落被收归国有,(我们居住的花厅仍保留)没有了租金生活就显得困难许多。年迈的祖母总时常念叨,政府何时能把大院归还给我们?我扪也很无奈。

       2、在都司巷花厅,我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的学生时代,1964年我分配上海任教,文革前后几度回乡,花厅是我乡恋的栖息地。许多情境和生活的浪花仍时常浮现脑海:

        ------前天井石板做的花架上菊花、兰花及其药用的豆瓣花、车前草,后天井边的空地里种的丝瓜、玉米都是我学生时观察植物、动物(家猫、鸡、鸭)的场所;

         -----花厅楼上视野开阔,晨昏眺望大院西侧的马头墙,可见乌鸦和喜雀在墙头嬉闹,可见西下夕阳映出的余辉。花厅玻璃窗可以观淅沥的春雨,听雨声,雨后可以观察蜗牛纷纷从花盒底结队出行的情景。

          ------南侧计委宿舍里有一棵高大的荔枝树,盛夏的知了鸣叫声,声声入耳,有几枝带着硕果的荔枝伸向我家的空地,用竹竿敲下几粒可以尝鲜。

         -----上世纪六十年的初期的困难时期,我在师院读书,母亲和弟弟开垦空地,种蔬菜和瓜果。记得一次回家,母亲说:“今晚空地里的昙花将开放”,大约九点多钟一朶粉红色的花在叶缝里稍稍开放,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昙花。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